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火銃炸膛,倭寇狂喜


    眼看倭寇就要從混亂陷入潰敗之際,后面的弓箭火銃手變成了倭寇督戰隊,手提倭刀將往后跑的一百來個倭寇全都給剁了,一個也沒放過。

     這是徐海等倭酋吸取上一波倭寇潰逃的教訓,給他們下的督戰命令。

     任何倭寇敢后退,殺無赦!

     如果有一個先鋒倭寇臨陣脫逃,逃回本陣,所有督戰隊一律死啦死啦地!

     “八嘎,后退者,死啦死啦滴!”“

     “頭領有令,后退者,殺無赦!”

     “沖上去就能搏一場榮華富貴、左摟右抱,咱們幾千號人,火銃不一定輪到你身上,但是如果你往后跑,哼,老子們手里的刀一定輪到你身上!”

     “沖上去,都給老子沖上去!浙軍已經開了三輪火銃了,最多再有一輪火銃,他們就得裝填火藥了,那時候就是我們大開殺戒的時候了!”

     倭寇督戰隊提著滴血的倭刀,用力一揮,大聲喝令道,威逼所有倭寇向前沖。

     督戰隊毫不留情的大開殺戒,止住了倭寇臨陣脫逃的趨勢。

 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 往后跑,一定被督戰隊砍死!

     往前沖,還不一定會挨火銃呢,勞資自問運氣不至于那么差!況且浙軍已經放了三輪火銃了,再有一輪火銃,就得裝填火藥了,火藥裝填起來很慢,足夠我們沖到浙軍陣地,砍掉他們的狗頭了!瑪德!拼了!

     一眾倭寇咬牙罵了一聲,心一橫,鼓起勇氣再度向浙軍陣地沖了上去!

     在倭寇再度鼓起勇氣往前沖的時候,浙軍陣地上又一次綻開了火花,“砰砰砰”整齊而密集的火銃聲再一次如約而至,又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倭寇倒地。

     場面依然震撼!

     不過,這次除了倒地不起的倭寇,其他倭寇臉上都沒了驚恐,而是興奮狂喜,狀若瘋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挨火銃的果然不是我,老子的運氣果真是好,老子就是天選之子,大把大把的銀子大腚大胸的妹子,哈哈哈哈,都是老子滴啦!”。

     “兄弟們,浙軍放了四輪火銃了!他們要裝填火藥了!趁他病,要他命!咱們沖啊,這一次輪到我們大開殺戒了!”

     “殺啊!殺光他們!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!”。

     在火銃中幸存的倭寇猙獰的大笑著,瘋狂的揮舞著兵刃,向浙軍陣地沖去!

     然而,幾乎在他們才邁開一條腿,就看到浙軍陣地又開始絲滑的前后排切換了,接著就看到了火花綻放,聽到了那一陣熟悉的“砰砰砰”。

     臥槽!

     怎么回事?!

     浙軍不是已經放了四輪火銃了嗎?!不是要裝填火藥了嗎?!。怎么還能開火啊?!

     我不李姐!

     倭寇臉上的興奮狂喜頓時僵硬了,驚恐再一次襲上了他們心頭,尤其看到面前的倭寇又開始像割麥子一樣倒下一大片一太片后,驚恐更甚。

     臉色蒼白,眼睛瞪成了死魚眼,呼吸急促,恍若被死神扼住了咽喉一樣。

     “浙軍可能分了五輪,這一次他們肯定要裝填火藥了!沖上去,撕碎他們,不要給他們裝填火藥的時間,不然的話,前面的人就白死了!”

     “沖啊,這肯定是他們最后一輪火銃了!!絕對不會錯!金銀珠寶還有女人全都在蘇州城里等著你們呢,富貴險中求,還傻愣著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“再發呆,老子手里的刀可就又要開葷了!”

     后面的督戰隊也沖了上來,揮刀噼死幾個呆立原地不動的倭寇,大喝令道。

     “沒錯!這肯定是浙軍的最后一輪火銃了!一定是的!兄弟們沖啊!”

     一眾倭寇在督戰隊的威逼利誘下,自我催眠著,再次向浙軍陣地沖去。

 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 迎接他們的是又一輪火銃。

     正在沖陣的倭寇又一次像割麥子一樣,被割到了一片又一片,慘叫聲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“臥槽,不是說最后一輪了嗎?!那他么這是什么?!他們怎么還在開火?!”

     “見鬼了,他們不需要裝填火藥嗎?!他們究竟分了幾波?!他們不止兩千人吧?!”

     倭寇快瘋了,瘋狂的問候浙軍還有督戰隊,誰他么說的最后一輪啊!

     “這次肯定是最后一輪了!”

     督戰倭寇大喊道。

     然而,他話音還未落,一眾倭寇就看到浙軍又一次前后排切換,嚇得魂飛魄散,寒毛都倒立起來了,一句句臥槽脫口而出,“臥槽!他們又來了!”

     頓時兩股顫顫,雙腿發軟,腳丫子像是生根了一樣,往前邁不開步子。

 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 浙軍的火銃又一次開火了,倭寇再一次像麥子一樣,倒了一片又一片。

     要死了,要死了,浙軍的火器沒完沒了了!

     眼看著浙軍又開始前后排切換了,一眾倭寇魂也飛膽也喪,轉身就要往后跑。

     就在這時,聽到身后一陣興奮的大喊,“快看,頭領們給咱們派援軍來了!”

     一眾倭寇轉頭就看到,又有一波四千來人的倭寇從后方大聲喊殺著撲上來了,聲勢浩大,氣吞萬里,就連后方壓陣的倭寇大軍也緩緩往前移動了。

     “援軍來了!”

     “援軍來了!”

     一眾倭寇激動的大喊著,援軍給了他們勇氣,再度向浙軍陣前沖去。

     “砰砰砰......”浙軍的火銃又一次響起,倭寇又有一大片一大片倒地。

     不過,這一輪開火,浙軍那邊也發生了情況,有兩把火銃炸膛了。

     至少有四五浙軍受傷。

     手持火銃的兩名將士,有一人手指被炸斷了一根,另一人面門被炸得血呼啦的。在他們旁邊人也受到了波及,不過問題不大,只是掛了點彩而已。

     沒辦法,這個年代的冶煉技術有限,鋼鐵質量大不如現代,浙軍的黑火藥威力又大,雖說浙軍裝備營用心用力,但是還是避免不了炸膛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看到沒有,他們的火銃炸膛了,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了!即便他們不需要裝填火藥,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,再開火,他們炸膛的更多......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再開火,估計他們傷亡的比咱們還厲害,趁他病要他命,沖啊。”

     倭寇見狀,一個個狂喜了起來,猙獰的大喊著,亡命一樣向浙軍沖去。